所長 陳珍信老師 感言

初訪統計所的海內外朋友,當踏入本所宏偉的大廳時,常興起「彷彿如登殿堂」的讚語。去年「納莉」颱風來襲,本院遭水災肆虐;災後踩過滿道的泥濘來所察看時,眼見四分溪旁的其他各研究所皆受重大損害,唯獨本所倖免,僅剩二台階,洪水幾近淹上門。心中敬佩趙所長當年的高瞻遠矚,提出墊高地基的建議;念頭一轉,也很感念廿年來進出本所的同仁們默默耕耘,打造出所婼Y石般的根基、寬廣的揮灑空間。

離開求學生活後,我的統計工作生涯已滿廿年,而在所內十八年了。廿年前,本所的創立點燃了台灣統計學術的發展契機,統計界先進適時向國科會建議新設「統計學門」的呼籲,而促成國科會自然處於1989 年 2 月 20 日邀請統計專題計畫主持人召開座談會討論。又經由對統計學者意見調查後,始設立「統計學門」。會中,我提到兩個觀點:(一)「數學是演繹的,而統計學是歸納的。」〔註一〕(二)「從與國內相關學門的歷史沿革和目前的發展來觀察,統計學門可歸屬於自然處,但國科會應規劃各處皆有統計領域。」第一個觀點是從相對的尺度來匹比統計學與數學的本質,呼應大多數的統計界前輩當時的想法,贊成原屬於數學學門的統計領域另立門戶。第二個觀點表達了我對所謂統計學門將來在國科會所扮演的角色之期望。雖當年若干同儕認為此觀點尚有待斟酌,環視近年本所和國內統計學界的發展領域,與區區之言有相符之處,甚感欣慰。

創所時,宏觀的規劃中即揭示數理統計、生物統計、工業統計、社會統計四項研究領域;所內臥虎藏龍,研究人員的大學背景有來自數學、統計、電機、農藝、心理等不同學系,研究助理唸的則除上述的學系外,尚有來自資工、資管、工管、環科、分子生物等學系。本所近年增加合作研究計畫,招收國防役研究助理,在各領域同仁的潛心精進及奉獻下,形成本所多樣性功能的研究環境。本所多年來培育的研究助理或研習生中,已有為數不少成為學成回國的年輕統計學者,為本所廿年來重要成果之一。鑑於負笈海外的統計學子近年來愈少,本所今年起將恢復曾辦過兩屆的研習生制度,以號召人才,培育具有遠見的統計學家。

我較喜歡或傾向參與合作研究計畫,究其原因,1985年底舉辦「醫學統計研習會-臨床試驗」,準備教材時,讀到一句"All scientific work is liable to be upset or modified by advancing knowledge." 〔註二〕,獲得一些啟發。其實,研究工作並不應狹義的二分為理論與應用兩個範疇;兩者之間是互動的,而非相斥的關係。合作研究計畫不應單指應用性研究,更非徒指研究經費的龐大;重要的是指不同領域的合作者之間的學術交流,可激盪、豐富、更新及融合各子計畫領域知識,使成為一新興的課題。我慶幸的,除了知識的交流外,合作者皆能彼此坦誠、容忍與互信,培養團隊精神。

三年來,很感謝同仁們的鼓勵、協助及包容,讓我在行政工作上能有為大家服務的機會。尤其,在趙所長與魏所長帶領下所奠定的良好風氣與範式,行政同仁們的認真努力、任勞任怨,都是本所歷久彌新的基柱。很榮幸的,欣逢本所創立廿週年慶,謹述心路,願大家共同合作,為本所開展更嶄新的氣象。

〔註一〕 此乃參考Professor Bradley Efron的論點,請參閱Kolata, G. (1984). "The Art of Learning from Experience." Science, 225, 156-158.

〔註二〕請參閱Hill, A. B. (1965). "The Environment and Disease: Association or Causation?"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Medicine, 58, 295-300

TOP

李隆安老師感言

很高興本所已經有二十歲了,我覺得這個所成長了許多,一方面是我們開始有了一些所謂的長老,另一方面我們有了一些途中來歸的豪傑,更可喜的是我們有一些年輕的伙伴不斷的加入。自己高興是其中的一員,歡迎已經相識的朋友繼續聯繫,更歡迎願意接交的新朋友主動聯繫,隨時來所喝杯茶水(按照當前政令,我們還可以這樣招待您)、自由的相談、認真的深度討論、作些大家有共同興趣的研究主題等,任君遨翔。

TOP

黃顯貴老師感言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蘇軾 (定風波)

TOP

程毅豪老師感言

統計所與我

我在統計所雖算是個「新人」,但我與統計所的淵源可以追溯到10年前。民國81年秋至82年夏的一年中,我作為林老師國棟指導的碩士生,每個星期要到統計所上課一次。我非常喜歡上林老師的課,特別著迷於林老師嚴謹的治學風格,每有「雖不能至,心嚮往之」的喟歎。但是那時對統計所的印象,則覺得「安靜得像個無人古堡」,令習慣熱鬧的我不太習慣。因此每次上完課也不想多逗留,便匆匆奪門而逃。那一年中,連統計所聲名遠播的圖書館也鮮少造訪。

後來唸博士班時,我開始參加一些統計所的學術演講及研討會。雖然演講研討的內容大多「有聽沒有懂」,但覺得參與統計學者們的學術活動,體驗一下學術氛圍,沾染一絲學術氣息,就像鄉巴佬進城,長長見識也不壞,況且當時統計所提供的茶點還真的挺好吃。(可惜現在「茶點」已成歷史名詞,只能從往事中回味了。)這段時間,我還修了黃老師景祥和陳老師珍信在台大開的課,因此也算是個非正式的統計所「研習生」吧?而這時也開始懂得利用統計所豐富的圖書資源,或查論文或借書,偶爾也在圖書館找個位子作功課。只是這個圖書館實在太安靜舒適,每次「努力用功」不出十分鐘,便陶陶然進入夢鄉。我與統計所就一直維持這樣的關係,直到我拿到博士、當兵、退伍為止。

然後,然後就是我居然申請統計所的工作了。而且,眾所週知,這件事我還做了兩次;因為第一次,套句足球術語,我犯了嚴重的低級錯誤。所幸統計所的前輩不計前嫌,我現在才存活在這裡。算一算,到統計所工作將滿兩年了。兩年跟統計所的二十「高齡」相比,當然是statistically non-significant。但,瞧!兩載寒暑中,黃大哥信誠的「時空模型」中添了一個壯丁,而高大哥振宏更從單身好漢「突變」成為超級奶爸。當然,鄭老師紀倫仍意志堅定,維持「最有價值單身漢」的頭銜。(什麼時候鄭老師的思想會出現 「measurement error」,決定結婚呢?)

「安靜」的統計所,因為有這些可敬的師長,可愛的同事,讓我並不寂寞。

巍峨的大廳伸向天際,崇高的理想盤旋飛舞。走在那令許多訪客嘆為迷宮的迴廊,猶聞前輩們的踽踽踅音。二十年來,正是這些先行者的前瞻與努力,使得統計所不僅帶動了台灣島內統計學術的發展,也促進了整個華人統計學界的交流整合。在2002年南港仲夏的蟬鳴聲中,統計所即將迎來她的第三個十年。身為統計所的一個小蘿蔔頭,我祝福統計所屋簷下的每一個人在下一個十年,能繼續堅持理想、實踐夢想,讓統計所持續地、靜靜地散發她學術的光和熱;當然,若再伴隨著茶點的香就更完美了。

TOP